□李進文
  突然某天,心想我不開車了,試著減掉一向覺得不可或缺的依賴,看看會怎樣?車賣掉後,從此不必定檢,不必繳燃料稅和牌照稅,不必付停車費,不必買車險,不必按時洗車和暖車,不必對油價敏感,不必再為迷路而困擾。
  生活中我在意的對象,書是其一,減掉買書會怎樣?也許就會回過頭來溫習舊書,“溫習”這個詞,在網絡時代突然變得很陌生。溫習,有一種心境安頓的感覺,有一種重新發現的驚喜,像和老朋友促膝談心於樹下,晚風習習,讓焦躁的信息回歸知識的安穩與人生的微悟。
  陪伴小孩很重要,上了“國中”後,小孩沒我陪伴也不會怎樣。陪伴像是加法,用父母親去加自己的孩子,愈加愈複雜難解。其實,陪伴更應該是減法,孩子只偶爾需要我靜靜地傾聽,以朋友對朋友的眼神交流,其餘,就讓彼此享受那種減到最清凈的孤獨。每個孩子都需要品嘗孤獨的滋味,生命才會漸漸有厚度。他們從來都很清楚父母親對他們的重視,但是,重視比不上一次面對面的註視。
  手機壞了,心想完蛋了,大家都找不到我,後果一定會怎樣怎樣。但幾天后發現,真想找我的就一定找得到。然而多數是不需要我的人,原來我不是那麼重要。
  在臺北一直沒買房子,也認真找過房,找到後來有一搭沒一搭的。如果我的心就是一棟房屋,心內時時有家人,那麼我移動到哪裡,哪裡就是家,沒買房子並不會錯過親情。
  沒房子、沒手機、沒藏書、沒車、沒時時刻刻陪著孩子……會怎樣?我自問,是因為害怕錯過什麼嗎?我們明明知道人生難以掌握,卻偏偏無法釋懷。其實我們無時無刻不在錯過生命中諸多選項,一輩子都在期待日子好轉。錯過不代表錯,有時互相錯過,是這輩子的幸運。
  常常掛心工作,老是忘了親情或者好好讀一首詩比工作重要。工作到底可以怎樣?如果不能怎樣又會怎樣?
  每天早晨試著對工作笑一笑,心懷感謝。感謝忍受我臉色的人們,他們提醒我別人忍受的底線是——不笑沒關係,至少不能可笑。然而,工作應該還要再精簡到它的核心,變成值得付出的事業,只有視為事業才能專心於每一次的對待——對待任何人和事都應全心全意。
  不管減掉什麼,生命中一定存在另一份工作,另一個夢想,另一種日子……種種希望的可能,總在減到最簡單的時刻萌芽。
  (來源:《珍重待春風》)
  (原標題:並不會怎樣)
創作者介紹

1112

kd41kdfx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